阡陌潇湘1980

迷茫

我突然发现在成长自己丢失了自我
我不知道什么能打动我
我不知道什么是我需要的
我不知道什么是我想要的

我不知道我觉得什么样的自己可以让我自己满意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我更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

我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
没有生活的逼迫
失去了生活的兴趣
整个人是飘在空中的
我感觉不到自己生活的实感

幻影

她就默默地坐那的身形
一个黑白分明的侧影
努力看却看不清
却是记忆里那个风景

只敢远远的望
怕眼一动不是那束光
怕身一移吓走那个人
默默凝望

鼓起勇气
告诉自己一个对视也值
终于迈出角落
走向那扇窗

光照透了她的身影
一个对视也没有
只残存淡淡她的味道
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我却感觉不到心痛

致柏

我像个乌龟
慢慢走不动

眼看看
那初中的青涩
高中的热血大学的肆意
我身上的包裹越来越沉
我不舍的丢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前辈告诉我有舍才有得
但我舍不得
舍,不得
患失患的中耽误了时间

羡慕及嫉妒着你
无心自私的孤独着
护着脚下的一亩三分地
也许无用但坚持
帅气的伫立

不知道因为什么改变

原来
左手边的笔筒
永远不灭的电脑
深夜爆发的灵感
与你的口角
没完没了的争吵
和好

原来
那么美好

现在
堆放在门口处的鞋子
沉默在书桌上的电脑
消磨在重复里的激情
浪费在平淡里的时间
甚至连饭菜里的辣椒也变成番茄酱

原来
时间改变了那么多

可是
有些正真想随风流逝的
就变成了贝壳里的一粒沙
疼在心里
美在别处




初雪

本来以为到了广州就与雪无缘了,托寒潮的福,在广州也看到了稀稀落落的小雪。广州并不冷,雪并不敢停留过久,只打个照面急匆匆的就跑了,突然怀念起北方那热情似火的大雪,恨不得把世间所有都搂入怀抱,却自私到没有意识到那怀抱是那般冰冷,让人生不出暖意。
还记得那个叫小雪的女子,生活的肆意冰冷,只肯在生活中打个照面,转眼不见,给你大片空白去填写,却如昙花般一现难忘。

管子 戒

无翼而飞者,声也
无根而固者,情也
无方而富者,生也

致柏

天气一点一点变冷

温度一点点蚕食着身体里的勤劳分子


身边被各种话语充实着

却听不到想听到的声音

距离一点点蚕食了生活中的激情因素


一个人的日子自由

却迷失在了理想和现实中


柴米油盐的日常

一个人也觉得很温馨

一个人的日子很开心


恐惧和别人生活在一起

害怕融入别人的生活

也害怕习惯了依赖另一个人的生活

如果这个人突然从生活里不见会怎样

还没得到

就已经害怕失去


致柏

今天转台是被一个老男人吸引了,沙哑的嗓音,折到一般的衬衫,水洗的牛仔配皮鞋,岁月好像漂白了他的衣服、头发,甚至嗓音,但是音乐响起时会让你不顾一切迷恋这个老男人。他跟自由,很随意,并不想把自己的音乐分享给别人。感觉他的歌是他的私人物品一般,被他疼爱着过得很幸福。


突然幻想家里也会有这样一个老男人

他不太会做饭,却会做家务

他不太会说话,但会搂着你

他并不是那么善解人意,甚至脾气有点古怪

虽然是个老男人,有时却比小孩子还执拗

醉心自己所喜欢的,让你嫉妒到吃醋

生活简单、温馨


想多了


致柏

从前慢

慢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慢的你愿在车 马 邮件都很慢的时候

等的整个人满头白发却还记得你归来的日子


明明我已站在你眼前

你却唯独不认识我

你爱我

却唯独认不出我


我风雨无阻陪你接我

你却等不到身边的我

你虽等不到我

但我可以陪你等我

一直等到我也走不动


有时我们等的不是消息

只是相思被我熬成爱

慢慢在锅里沸腾

最浓最淳的汤头

其实并没有太多调味

只是时间的沉淀

给予了岁月的香醇


儿时开心是放学后的一颗糖

少时快乐是考试后的一丝轻松


想要的越来越多

快乐反而成本越来越高

心装的东西越来越沉重